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注册

本站在线医患交流只能作为辅助咨询,不替代门诊。有病或急需解决问题最好去医院直接咨询医生

出诊时间

  • 郭 军:星期三下午 星期五上午
  • 迟志宏:星期一下午 星期四上午

科室动态

为改善中国黑色素瘤治疗而努力
2012-06-04 李颖上一篇 | 下一篇

    ——访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肾癌黑色素瘤科主任郭军


    郭军教授,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北京肿瘤医院副院长,北京市肿瘤防治研究所副所长,是中国临床肿瘤协会黑色素瘤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临床肿瘤协会肾癌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国际黑色素瘤研究联盟亚太地区主席,国际黑色素瘤监督委员会候补委员。国家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入选者,北京市“十百千”卫生优秀人才基金获得者。郭军的办公室,位于北京肿瘤医院肾癌黑色素瘤内科病区里。 “郭主任真的太不容易了。经常上午出完门诊,中午回来饭菜都凉了,还没来得及吃,没准又涌进一批患者,接待完患者就又得走,下午还有门诊等着呢,”在病区的医护人员说,“有一次,下午六点多了,忙了一天的郭军疲惫地回到办公室,苦笑着对医生说,一天就喝了一瓶矿泉水。话刚落音,就听有病人找他,刚才还一脸疲倦的他马上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我不能让患者失望。


    守住内心的安宁和骄傲

    去年年初,40岁的靳女士发现腋下长了一个黑痣,在当地医院作了淋巴清扫,原以为万事大吉了,却不料,年底再查时发现已经癌变。医院建议到北京进行治疗。到北京后,靳女士先后去了几家三级甲医院,给出的回答都是,没有专门的科室,无奈之下靳女士回到了家乡乌鲁木齐。一位曾经听过郭军讲课的医生对她说,目前全中国只有北京肿瘤医院有黑色素瘤专科,只要能找到郭军,你就能活命。

    “咱又不认识人家,人家能及时给咱看病吗?”靳女士知道在北京看病很难,于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理来到了北京肿瘤医院。在特需门诊,已经看了一上午病人的郭军口干舌燥,当得知靳女士的情况后,二话没说又加了一个号。靳女士看完病已经下午一点多了。

    得知马上就能住院治疗,靳女士欣喜若狂。几经辗转靳女士托朋友感谢郭军。当这位朋友刚刚拿出信封,刚才还谈笑风生的郭军立即变了脸:“你出去。”他嗖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用手指着办公室大门。朋友很尴尬,这是病人的一点心意。看到朋友有些挂不住,郭军缓和了一下语气:“我从未收过任何人的红包,这是我做医生以来坚守了三十多年的规矩,多少钱也买不来我内心的这点安宁和骄傲,您千万别毁了它。”

    开拓治疗新领域

    在我国,黑色素瘤发病率较低,再加上这种疾病对常规的放化疗不敏感,很久以来几乎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全国没有这方面独立的学科,更别说医院成立单独的科室了。由于找不到专业的治疗机构,这部分病人经常在各科室之间奔波,而经治的医生往往又对这种疾病比较陌生,治疗相当规范,当然治疗效果更不能令人满意。可以说,中国的黑色素瘤治疗一直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

    2005年12月之前,郭军在淋巴癌科干得风声水起。然而,面对走投无路的黑色素瘤患者,郭军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时国内几种发病率较高的肿瘤治疗已经与国际基本同步,但黑色素瘤的诊断和治疗却相当落后。既然当肿瘤科医生,我就得为患者真正做点什么。”郭军说,病人没有选择疾病的权利,而我有选择工作的权利。“你的工作就是帮助别人”。

    于是,郭军顶着同事的不解和好友的力劝,成立了国内首家恶性黑色素瘤专业科室。长久以来“无处投医”的黑色素瘤患者终于有了自己的“家”。

    郭军透露,让中国的黑色素瘤患者得到正确、规范的治疗,是成立黑色素瘤专业科室的初衷。之后,郭军又联合国内一些有志于黑色素瘤事业的仁人志士,成立了我国第一个黑色素瘤研究的组织——中国临床肿瘤学会黑色素瘤专业委员会,继续推动规范化治疗的理念和搜求新的治疗形式。

    立足国情寻找突破口

    “你们中国学者对ASCO是零贡献!”2006年夏天,郭军正在芝加哥参加美国临床肿瘤大会(ASCO),这也是全球最高水平的肿瘤盛会,来自全世界的5万多名肿瘤专家在这里展示交流肿瘤治疗的最新成果。会场外,一个外国朋友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郭军道出了他对中国学者在肿瘤治疗研究领域的看法。

    一句“零贡献”,让一向骄傲的蒙古汉子“悲从中来”,他全然不顾外国同行诧异的目光,一个人坐在会场外默默流泪。“一个伟大的民族不能被人瞧不起,无论什么时代,无论什么行业,中国人从来不缺少民族的脊梁。我们要做出点中国人的贡献,让他们瞧瞧!”擦干眼泪,郭军回到会场中认真听会,认真学习,认真提问,还自掏腰包去参加ASCO那些收费的高级别学术讨论会。之后的每一年,在ASCO会场,国内的同行们都说他是“焊在会场的人”。他向国外同行虚心学习,他在繁杂的学术问题中寻找自己的突破点。

    “立足我国实际情况,寻找突破口。”郭军坦言,不能永远跟在别人后面,要有属于中国自己的原创,要让别人从你这里得到经验和帮助。一句“我要让你们跟我学。”道出了郭军不甘人后,勇于钻研的拳拳之心。

    卧薪尝胆五年后,郭军终于让外国同道对中国学者刮目相看。今年6月,郭军将在美国临床肿瘤大会上进行大会发言,介绍C-KIT抑制剂对转移性黑色素瘤疗效的最新研究。据悉,这是历史上第3位在ASCO上作主题发言的中国医生。

    中国已经做出贡献

    2011年,被业界称为“黑色素瘤年”。在这一年里,几项大型临床研究相继证实了新药在黑色素瘤治疗中的重要作用。美国FDA也一改之前没有批准任何一种新药治疗晚期黑色素瘤的历史,在2011年先后批准了两种新药上市。同时,我国学者也不甘落后,为黑色素瘤研究的进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肾癌黑色素瘤内科2011年先后在国际权威期刊《临床肿瘤学杂志》《临床癌症研究》及《欧洲癌症杂志》等杂志上发表论著6篇,影响因子共计达58.296分。

    郭军开创性地进行了伊马替尼治疗C-KIT突变的晚期黑色素瘤的个体化靶向治疗国内多中心临床试验,结果显示疗效显著,疾病控制率可达70%左右,而之前所采用的化疗等方式有效率还不到7%,其结果在第46届ASCO大会上进行了专题讨论并在J Clin Oncol杂志发表。郭教授的团队特别选取了对C-KIT突变患者来进行伊马替尼治疗,开展真正的“靶向”治疗;同时,为了让中国的每一个黑色素瘤患者能够得到规范化的治疗,去年在CSCO期间,中国临床肿瘤学会黑色素瘤专业委员会专门推出了2011版最新的中国黑色素瘤诊治指南。该指南不仅有国外的最新研究进展,还包含了中国的研究进展,并且进行了一个系统的规范。

    “现在,黑色素瘤患者已能享受到新技术带来的好处。”郭军透露,如果患者被确诊,医生可不再那么仓促地安排化疗了,会先利用肿瘤标本进行基因突变分析,然后选用相应的分子靶向药物进行个体化治疗。郭军指出:“目前尽管与欧美相比仍存在一定的差距,但在东亚这一块,中国地位是毋庸质疑的。”

    正如郭军最初所期待的,随着多项研究相继在国际大型肿瘤会议及国际知名杂志上的公布和发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中国的黑色素瘤研究,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在中国,有这样一个团队一直默默在为改善中国黑色素瘤的治疗现状而进行着努力。我们也期待,郭军及其团队在未来开拓出更多研究领域,使其研究成果造福社会,患者尽享福祉。

     

    来源: 科技日报 作者: 李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