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注册

本站在线医患交流只能作为辅助咨询,不替代门诊。有病或急需解决问题最好去医院直接咨询医生

出诊时间

  • 郭 军:星期三下午 星期五上午
  • 迟志宏:星期一下午 星期四上午

科室动态

为了黑色素瘤患儿小贝的“爱心接力”
2011-08-06 郭军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年7月29日,北京,晴。晚上9点半,刚把手头的工作做完,我便打开个人网页和医院网站,查看病人给我的提问贴,这是我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医院受限于床位数,收治的病人毕竟有限,所以我更愿意每天抽出一段时间上网解答病人们的疑惑,希望能够帮到更多的人。
    打开网页的刹那,一个“遗弃幼儿的黑色素瘤的疑问?”贴子很快映入我的眼帘。原来是热心的网友在询问如何拯救一个遭遗弃的幼儿。大致的情况是:一个1岁半的幼儿,患有黑色素瘤,后在热心网友的帮助下,他被安排住进了中山大学附属六院,医院为其提供了专门的绿色通道,相关检查发现这个患儿出现了肺、胸膜、腋窝淋巴结等部位的转移,并且合并有胸腔积液。于是网友向我提出了上述问题。这是病人对我的信任,对于问题的解答我责无旁贷。
    一个婴儿,在仅有1岁半的时候被亲生父母所抛弃,失去了父母的呵护,失去了天伦之乐,又患有恶性黑色素瘤,我的内心充满了怜悯;然而怜悯之外,作为中国临床肿瘤协会(CSCO)黑色素瘤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多年的黑色素瘤诊治经验又告诉我:患儿的病情很严重,需要积极有效的治疗。我迅速回帖告知:如果中山附六院的大夫们需要,我愿意随时放下手头的工作自费飞往广州,为患儿的治疗提供专业的意见,并为其提供我力所能及的帮助。
    北京----广州,相距2000多公里。
    此后的数天,爱心就一直在这2000多公里的距离之间一份一秒地传递着,弥漫在空气中,播撒在土地上;就连北京的天气似乎也想来应景,突然间变得柔和了起来。
    最终中山附六院通过双方医务处与我所在的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取得联系,邀请我前往广州对小贝的病情进行会诊。时间定在2011年8月4日。
    会诊前夜,我按照网友提供的链接再次进入了天涯论坛,原来这个婴儿名叫“小贝”,这是众多热心网友给他取的名字。由于小贝被父母遗弃,因此网友们都自称为“贝爸贝妈”。“贝爸贝妈”们不知道该以何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关心,看看“贝爸贝妈”们为他(她)们的孩子做的饮食记录吧:
    2011年7月21日,星期四,中餐:粥,晚餐:粥水;
    2011年7月25日,星期一,中餐:蛋糕、点心、饭、粥水,晚餐:汤;
    2011年7月27日,星期三,中餐:蛋糕、点心、饭、粥水,晚餐:汤;其他:晚上7点,水果、芝麻、小海苔;
    …… …… ……
    每一个“贝爸贝妈”都希望能将小贝当做自己的孩子那样来精心呵护。
    天涯上,关于小贝的这个帖子浏览量已经超过了8万,众多网友纷纷跟帖,表示希望为小贝捐款捐物,奉献自己的一片爱心。贴中还附带了当地电视台的采访视频,里面记录了小贝在医院的现况。说实话,除了那张病床和肩部偶尔闪过的医用胶带、纱布,又有谁能够相信这是一个已经步入疾病晚期的恶性肿瘤患儿。面对镜头,小贝睁大着他的双眼,露出皎洁的双眸,不时地伸出小手企图抓向镜头来满足他对这个世界的渴望!这是多么可爱、多么纯真的一个孩子,他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都有不同的叔叔阿姨来看他,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体验着生命的欣喜:翻翻身、翘翘屁股……
    可是小贝的病情摆在那,那是客观现实。黑色素瘤肺、胸膜多发转移的患者中位生存一般也就是4-6个月,何况这还是个未满2岁的婴儿,治疗难度相对更大。我的心情很矛盾,希望小贝健康成长的心愿和那残酷的病情事实在我心头纠结。那一夜,我久久无法入眠。
    8月4日上午9点钟,我如期飞往广州。当我办理登记手续的时候,被告知已经被从经济舱升到了公务舱,我很诧异,询问工作人员,他们说有人打电话帮你升舱了,是谁不知道。立刻从我心底里升起一股暖流,我知道一定是哪位细心的贝爸贝妈干的。他们是希望我尽量减少旅途的劳顿,以最佳的状态对小贝的病情进行会诊。我带着这份心里暖意踏上了去广州的行程。
    中午12点多钟,飞机抵达广州白云机场。一出接机口,我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现场竟有一大片热心网友手持鲜花前来接机,口中喊着:“郭教授,谢谢你!”、“郭教授,救救小贝”。广东和广州电视台的记者扛着摄像机在现场就对我进行了采访。还有中山六院医务处的领导也来到了机场接我。现场的气氛深深地感染了我。一个素不相识、素未平生的婴儿,竟如此牵动着广大网友的心,让我深刻体会到“人间处处是真情”。此刻,我的眼眶有些湿润,从现场网友期盼的眼神让我明白:我是他们内心希望和支柱,我必须竭尽所能,拯救小贝……
    我没有答应网友安排好的酒店就餐,因为心里一直牵挂着小贝这个特殊的黑色素瘤病儿在中山六院同道的陪同下,从机场直接赶赴六院儿科。我知道,时间对于小贝来说是如此的珍贵,越早为小贝定下治疗方案,就越有可能延长他的生命。
    赶到六院后,我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了“贝爸贝妈”们心中的宝贝“小贝”,还有热心网友们给他寄来的礼物,堆得满屋都是。也许是感受到那么多爸爸妈妈们的关心和帮助,小家伙目前状态很好,他似乎在通过这种方式来告诉贝爸贝妈们:不要为我担心!我一定会努力的活着!一个网友的话让我听了心酸,他说如果你抱着小贝,他就不让你放下,生怕被再次遗弃,即使睡梦中,也会突然哭起来,只要听到有人答应,他就会满意的继续睡觉,如果没人答应,他立刻就会哭醒。
    接下来我同六院以及中山肿瘤的各位专家对小贝的病史、诊疗经过、下一步治疗等等做了详细的讨论。医生这个职业就是这样,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无论背负多大的压力,只要让我们看到病人,我们就会全身心地投入病情的分析和判断,专注于探索出掩藏在黑暗背后的那线光明。
    最终我们定下了小贝的下一步治疗方案,这个方案是应该是目前能够立刻实现的最有可能延长小贝生命并且使小贝少受痛苦,能够保证小贝生活质量的最佳选择。我希望它能有效地控制住小贝的病情发展,希望尽量延长小贝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希望他能多享受一段这么多爱他关心他的“贝爸贝妈”们得关爱。
    会诊结束后,热心的网友仍然聚集在病房外,久久不肯离去。广东和广州电视台多个频道的记者也等候在病房外对我再次进行了采访。面对镜头,我想要努力表述小贝的病情和下一步治疗,当说到小贝的生存期时,周围的贝爸贝妈们则哭成一片。我也终于没能控制住夺眶而出的泪水……我为小贝父母的遗弃赶到痛心,为“贝爸贝妈”们的真情付出由衷的感动。
    小贝在经历被遗弃的痛苦后,却迎来了这么多好心人的关怀,这么多“贝爸贝妈”们简直把他视如己出。他们每个人的爱心汇聚在一起,给了小贝和我们无穷的动力。尽管小贝预计生存不佳,但是在有限的生命中能够感受到“贝爸贝妈”们的“大爱”,起码,现在的小贝是幸福的。
    诚然,小贝的后期治疗和生活都会继续面临一些困难,但我愿意随时提供尽可能多得帮助,如果中山六院下一步治疗遇到困难需要我们时,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也将随时无条件的接受小贝来京治疗。用天涯网友优雅的话说:我们就是不离弃不抛弃!